2016年7月22日

喬治伊士曼博物館的自製35mm電影片工作坊

原文:http://hyperallergic.com/303331/conservationists-reverse-engineer-the-first-noncommercial-35mm-film-strip/

這是在美國的喬治伊士曼博物館今年所舉辦的自製35mm電影膠片工作坊,工作坊帶學生自製溴化銀藥膜以及包覆在聚酯片的片基之上(他們使用的包覆機器是從當地的某間大學裡面搶救回來的設備,因為沒有說明書,所以是經歷多次嘗試與失敗才得以找到使用方法)。終於完成一小段之後,他們立即在博物館的花園裡頭拍攝一小段舞蹈,這個花園也是當時喬治伊士曼與愛迪生在嘗試底片拍攝的同一個花園唷!(拍攝成果就是網頁點進去裡頭第一個影片圖檔)

本文最後,博物館的沖印歷史學家Mark Osterman提到照相博物館(photograph museum)跟攝影博物館(photography museum)應該有所不同, 區別在於照相博物館只是將照片陳列、掛列在牆上提供欣賞,而攝影博物館做得要更多,我們的任務不僅帶入攝影的物質性、更要有研究性、甚至我們的任務是要讓攝影重生!(We’re the more physical part, we’re the research part, and we’re the part that brings it alive again)許多人認為化學性的攝影已經步入死亡,甚至已經到了要合棺的時候了,但是還沒入土呢!但是這似乎如此脆弱的電影膠片,反而是整個未來的開始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